• <b id="tsfar"></b>

      <small id="tsfar"><kbd id="tsfar"></kbd></small><mark id="tsfar"><div id="tsfar"></div></mark>
        <wbr id="tsfar"><mark id="tsfar"></mark></wbr>
      1. <video id="tsfar"><mark id="tsfar"></mark></video>

          <source id="tsfar"><mark id="tsfar"></mark></source>
          1. <small id="tsfar"></small>
            <mark id="tsfar"><noframes id="tsfar"></noframes></mark>
            <u id="tsfar"><tr id="tsfar"></tr></u>
            <mark id="tsfar"></mark>

            中國當代兒童幻想小說“妖怪”形象研究

            日期:2021-04-08 作者: 碩博論文網 編輯:vicky 點擊次數:189
            論文價格: 150元 論文編號: sb2021032309314934993 論文字數:31525 所屬欄目:文學論文
            論文地區:中國 論文語種:中文 論文用途:碩士畢業論文 Master Thesis
            筆者認為文學的復魅讓“妖怪”在文學世界里得以自由的飛翔,展現出其獨特的魅力。“妖怪”本身就來源于人們對未知的好奇與想象,這正和幻想小說的幻想特質相吻合。中國兒童幻想小說中出現了大量的“妖怪”形象,奇特的“妖怪”外貌、神奇的“妖怪”魔法帶來的時空的穿梭、奇幻的“妖怪”世界使“妖怪”形象獨具的奇幻與野性得以展現,使兒童幻想小說的幻想力得到進一步的發展,增添了兒童幻想小說的魅力。

            第一章 中國當代兒童幻想小說中的“妖怪”形象分類

            第一節 恐怖對立型:破壞與重建
            恐怖型“妖怪”往往是作為兒童幻想小說中的反派存在,扮演著窮兇極惡的形象,外表猙獰丑陋,似乎邪惡是其與生俱來的本性。他們的存在往往是為了凸顯主人公形象的偉岸,滿足主人公的英雄主義情結,少年英雄需要打敗“妖怪”,戰勝內心的膽怯,克服自身的種種缺點,從而獲得成長。這些“妖怪”通常外表極其丑陋,讓人心生畏懼,比如彭懿的《三條魔龍》中的魔龍、《湖怪》中的淌著水的尼斯湖怪、《魔塔》中的長著四百個腦袋的樹精和骷髏水怪、薛濤《精衛鳥與女娃》中的煙鬼。這些“妖怪”的形象都是十分恐怖的,外表駭人、丑陋猙獰,內心也充滿著邪惡力量。《三條魔龍》中是這樣描述“妖怪”的:“一堆綠顏色的東西,從門縫里擠了出來,看上去宛如一大堆腐爛變質的水草。它不斷地往外涌,還像下水道一樣發出令人作嘔的咕咕聲。”②描述中的綠毛怪物散發著腐爛變質令人作嘔的味道,讓兒童覺得顫栗。“妖怪”不僅僅是作為外界強力的威脅,更多的是兒童內心的恐懼,是兒童恐懼事物的外化表現。按照拉康的“鏡像理論”,作為主體的人的形成和發展過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即前鏡像時期、鏡像時期和俄狄浦斯時期。在“前鏡像時期”,嬰兒對自我空無印象;“鏡像時期”,嬰兒在鏡中認出自己,也正是主體與本人認同歸一的過程;主體的真正形成在“俄狄浦斯時期”,主體是通過自我的不斷分裂和異化而逐漸形成的。兒童幻想小說中的主人公在“鏡像時期”,通過打敗“妖怪”,戰勝心靈的不安與恐懼,在矛盾分裂中尋找自我、實現自我認同。當兒童走出無意識的被成人照顧的階段,自我意識迅速發展,成人的照顧某種程度束縛了兒童的發展。兒童渴望成長,成長的標準就是變得和成人一樣有力量,他們選擇打敗恐怖的“妖怪”來證明自己,“妖怪”的形象越是恐怖,他們就顯得愈發勇敢。恐怖型“妖怪”喚起了兒童的驚懼,兒童將克服恐怖當作一種游戲和不自覺地成長鍛煉,適當的恐怖會引起兒童濃烈的興趣,高度緊張的精神使其心靈得到鍛煉。兒童通過戰勝恐懼,獲得成長。當恐怖型“妖怪”出現時,往往成人最先遭其迫害。失去了成人的保護,兒童就必須獨立起來,甚至背負上拯救成人的使命,從而在與恐怖“妖怪”的一次次斗智斗勇中成長起來。
            ........................

            第二節 可愛陪伴型:守護與治愈
            可愛陪伴型“妖怪”在兒童幻想小說中往往是以正面的形象出現的,它們富有靈性,往往具有美麗的外表、善良的心靈以及奇妙的魔法,充當兒童心靈的撫慰者。他們的外表可愛新穎、討人喜歡,比如 “我是夏殼殼”系列中的綠色小妖、“我是夏蛋蛋”系列中完全是一顆人類眼珠子的形狀的大眼怪、楊翠《妖怪客棧》中的憨態可掬的可愛鼠妖、素蘭《南村傳奇》中穿上人類衣服卻不小心露出狐貍尾巴的小狐貍精、楊翠《鏡子里的貓》中由四只眼睛組成的四眼怪和飛來飛去閃爍著火光的火焰怪、余雷《老師是個笨精靈》中變成老師模樣卻改不了貪吃本性的精靈小木、肖曦《班里有精靈》中捉弄同學的淘氣精靈桑吉。
            它們和人類社會有著密切的聯系。殷健靈《哭泣精靈》中的精靈丁冬用愛與溫暖幫助米粒走出家庭帶來的苦惱,獲得成長。趙靜《我和銀扣的奇幻之旅》中貓妖銀扣的陪伴讓“我”暫時擺脫了病痛和母親離去的悲傷與孤獨。龍向梅《尋找藍色風》中泥娃正是在狐貍精和長牙女巫的陪伴下獲得了生命。彭懿的《老師,操場上有個小精怪叫我》中綠色小妖的出現給夏殼殼帶來各種驚喜與歡樂。湯湯《來自鬼莊園的九九》可愛的鬼精靈九九給她到來的家庭帶來了很多溫馨與喜悅。湯湯《大馬夢里來》夢中大金馬為了獲得真實的心跳來到現實世界,給歡天和喜地帶來各種驚險刺激的快樂。湯素蘭的《奶奶和小鬼》中,調皮的小鬼的陪伴讓孤獨的奶奶重新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和生活的溫暖。“我是夏蛋蛋”系列中的夏蛋蛋本身就是一個大眼怪,他的出現讓大熊爺爺和貓妖奶奶蒼老的心獲得了撫慰,重新煥發出青春的活力。他們往往法力低微甚至有些笨拙,有時候還會受到捉弄,但他們的陪伴給了兒童莫大的慰藉,如楊翠《妖怪客棧》的山羊妖、鼠妖、《鏡子里的貓》中的小火焰和四眼怪、“我是夏蛋蛋系列”中的大眼怪夏蛋蛋、顧鷹《黑小妖的彩色糖紙》中的什么都做不好卻有一顆真誠的心的黑小妖。這些可愛的小“妖怪”有時候甚至需要兒童的拯救,在彭懿的《小河花妖》《歡迎來到魔法池塘》中,夏殼殼便以“拯救者”的身份救出了被困的花妖漿果和蝴蝶魚,并在英雄行為中得到了成長。兒童拯救了“妖怪”,同時“妖怪”也撫慰了兒童,給兒童心靈帶來了無限的愛與溫暖。
            ..............................

            第二章 中國當代兒童幻想小說“妖怪”形象的主題意蘊

            第一節 家庭掙扎中的成長
            一、在家—離家—回家:眷戀與逃離
            在中國兒童幻想小說中出現很多關于家庭的主題,家庭對于兒童而言,一方面是作為溫暖之地存在的安心之所,可以獲得庇護、關愛,另一方面也是作為囚困之地的枷鎖,約束兒童的自由和探索。兒童對家的情感也是復雜的,一方面家庭的束縛讓兒童感到壓迫和緊張,所以常常想要逃離,另一方面又對家庭的溫暖充滿眷戀,最終會回歸家庭的懷抱。
            西方兒童幻想文學表現了這一主題,在莫里斯 桑達克《野獸國》中,麥克斯在野獸國探險后還是回到房間,告別野獸國帶來的驚險刺激,享受媽媽準備的熱騰騰的晚飯給予他的溫暖與安心。圣埃克絮佩里《彼得 潘》中彼得 潘作為一個逃離家庭的孩子,逃離是因為家庭的束縛,而母愛又是彼得 潘最大的眷戀,所以他會不斷地為自己以及永無島的孩子們尋找媽媽,而溫蒂和孩子們最初離開家庭是為了尋找快樂,但最終選擇離開永無島,回歸家庭,是為了獲得安全感。兒童渴望成長、獨立,渴望離開家庭,實現自我天性的解放,但是兒童又對母親充滿著依賴、對家庭充滿眷戀,這種矛盾在兒童的成長過程中從始至終都存在。日本兒童問題專家本田和子在《作為虛構的兒童》一書中,把《彼得 潘》與家庭的解體聯系到了一起。她認為:彼得 潘是近代家庭神話的雙面神,是近代家庭意識的一種體現,其存在本身就是解體的預兆。家庭的解體使兒童逃離了家庭,對母愛的渴求,使兒童不斷尋找家庭的替代品。①
            在中國兒童幻想小說中,兒童對“妖怪”世界的向往與迷戀使他們選擇到奇妙的“妖怪”世界進行探險,而對家庭的依戀則使兒童在“妖怪”世界探險時,心中始終有所牽掛,最終選擇回歸家庭。家庭的束縛使兒童逃離到“妖怪”世界,家庭的愛與溫暖又使兒童回歸家庭。不同的作家在對家庭的處理方式是不同的,有些作家描述了雖然在家但已失去親人的兒童的傷痛,楊翠《難得好時光》中謝端午失去記憶,失去了家,在顛沛流離中歷經艱辛,但最終還是找回了關于母親的記憶,并在一群“妖怪”朋友的關懷中重新獲得了家庭的溫暖。彭懿《三條魔龍》中“我”始終對失去的父母充滿想念,在和魔龍的斗爭中,對親人的思念和家庭的渴望愈演愈烈,最后的結局讓爸爸和奶奶回到了“我”身邊,讓“我”重新拾得了擁有家庭的喜悅。
            ..............................

            第二節 教育與兒童的割裂
            在當代社會中,教育作為一個重要問題廣受關注,兒童幻想小說也關注到這一問題,并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揭露成人本位教育觀對兒童心靈的戕害,以及對兒童本位教育觀的倡導。兒童不是縮小版的成人,他有著自己獨特的想法,成人本位教育觀往往按照成人世界的標準培養兒童,把童年作為邁向成年的準備階段,忽略兒童自身的發展需求,也忽略了童年本身的價值。波茲曼曾提出存在于現代社會與家中的“童年在走向消失”的現象:第一點是人的讀寫能力的消失;第二點是教育的消逝;第三點是羞恥心的消失;而第四點是前三點所導致的后果,即童年的消逝。而趙霞在《思想的旅程——當代英語兒童文學理論觀察與研究》一書中提出童年的消逝是伴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而來的,但童年本身也是被建構出來的,純真童年的消逝,可能是重構童年的轉折。②只有在人們認識到兒童本身獨特的價值、童年的價值,根據兒童的天性教育兒童時,才能減緩純真童年消逝的速度。
            一、成人本位教育觀造成的心靈創傷
            成人本位的教育觀對兒童的心靈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這種心靈創傷是難以愈合的,兒童文學作家在塑造“妖怪”形象時也關注到了這一主題,作家借助“妖怪”之口表達出對這一問題的反思。張之路的《蟬為誰鳴》中幽靈邊域也正是在刻板的教育和考試制度中走向了生命的衰竭,他懷著報恩的心情用蟬筆去幫助當年資助人的女兒秀男去克服考試制度帶來的憂傷。應試教育和考試制度讓兒童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邊域以一分之差落榜,秀男則在邊域幫助下因成績提高,獲得認可而欣喜。當成績成為判定兒童價值的重要標準、左右兒童的情緒,當只有優異的成績才能得到周圍的認可、證明自我價值時,兒童就淪為了成績的附庸。幽靈邊域的控訴微弱但是擲地有聲,我們應該思考現行教育考試制度是選拔人才還是定義人才。彭學軍的《終不斷的琴聲》中就描寫了父母為了使老大完成自己年輕時候的夢想,逼著不喜愛鋼琴的老大做枯燥的練習,使老大在一次逃避鋼琴課中死去化為幽靈的故事。兒童是獨立的個體,而不應該成為成人夢想的承載者。兒童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讓成人醒悟,多么可悲。
            ...................................

            第三章 中國當代兒童幻想小說“妖怪”形象的幻想美質....................25
            第一節 陌生化帶來的驚異.............................25
            第二節 魔法帶來的奇妙變化.............................28
            第三節 游戲帶來的超越與創造.......................33
            第四章中外兒童幻想小說中“妖怪”形象之比較及發展路徑................37
            第一節 中外兒童幻想小說“妖怪”形象之比較...................37
            第二節 “妖怪”形象塑造的新路徑........................41

            第四章中外兒童幻想小說中“妖怪”形象之比較及發展路徑

            第一節 中外兒童幻想小說“妖怪”形象之比較
            一、“妖怪”形象的類型范疇
            中外兒童幻想小說都塑造了很多的“妖怪”形象,在西方外國兒童幻想小說中,“妖怪”的種類是非常豐富的,作家有著創新的熱情、不斷地發揮想象力的價值,塑造的眾多“妖怪”形象豐滿而有辨識度,就算同一種形象,在作者的加工下也能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風貌。西方兒童幻想小說中的“妖怪”形象十分豐富、數量多,而且各具特色,例如巨人、矮人、精靈、魔獸、蛟龍等等,還有一些拼接的奇異“妖怪”,如 C.S.劉易斯的《納尼亞傳奇》中羊頭人身的羊怪、J.K.羅琳《哈利波特與魔法石》中三個腦袋的大狗、狼人、馬人、巨怪、獨角獸、火龍、幽靈、雙面人、挪威脊背龍。J.R.R 托爾金《魔戒》中巨怪、狼人、黑魁首所隆、伯洛格(一種噴火的長翼的黑色巨怪)、蜘蛛精等。西方兒童小說家筆下的“妖怪”不是簡簡單單的符號形象,而是豐滿的、立體的、有著復雜的思想深度的。比如圣埃克絮佩里的《彼得 潘》中的精靈就實現了對傳統的超越,而又很好地和兒童本身結合在一起,它們是兒童出生后的第一次的笑聲,只要兒童相信精靈的存在,它便會死而復生,讓讀者想到精靈會和兒童的笑聲聯系在一起,而不是傳統故事中那個揮舞著翅膀的可愛小人。而精靈也不再是傳統中一味單純的模樣,有了人性,叮當會因為喜歡彼得 潘而嫉妒溫蒂想要傷害她,她是善良的,但她也有了女性的嫉妒,從而這一形象就變得深刻而獨特。
            在中國當代兒童幻想小說中,大部分“妖怪”形象比較單一、缺乏變化,基本沿襲西方的“妖怪”譜系,精靈、巨人、怪物等,完全照搬、缺乏創新。“妖怪”形象不夠立體豐滿、性格只有好壞之分,比較少地關注到“妖怪”心靈的豐富性和復雜性。“妖怪”形象扁平化、缺乏深度,“妖怪”似乎是為人類服務的符號,極力地渲染“妖怪”的恐怖從而襯托人類的勇敢。而對“妖怪”的恐怖的書寫也是千篇一律的面目兇惡,似乎就是為了做惡而去破壞,如彭懿《瘋狂綠刺猬》的綠刺猬、《魔塔》中的黑暗之神、薛濤《圍墻里的小柯》中的巨蛙怪。
            ..............................

            結語
            20 世紀末以來,隨著中國童書市場的繁榮,中國兒童幻想小說的創作也日漸增多,作家們從最初對西方幻想文學的模仿,走向著眼于對本土文化資源的利用,新神話①的創作引領了中國近年來兒童幻想小說創作的新思潮。科學的祛魅讓“妖怪”逐漸消失在人類現實生活中,文學的復魅讓“妖怪”在文學世界里得以自由的飛翔,展現出其獨特的魅力。“妖怪”本身就來源于人們對未知的好奇與想象,這正和幻想小說的幻想特質相吻合。中國兒童幻想小說中出現了大量的“妖怪”形象,奇特的“妖怪”外貌、神奇的“妖怪”魔法帶來的時空的穿梭、奇幻的“妖怪”世界使“妖怪”形象獨具的奇幻與野性得以展現,使兒童幻想小說的幻想力得到進一步的發展,增添了兒童幻想小說的魅力。
            有些“妖怪”身上呈現出的自由游戲的精神對兒童有著強烈的吸引力,“妖怪”身上自由飛揚的生命力、任意幻化的神奇魔力,使“游戲精神”的內涵得到進一步的拓展。“妖怪”形象中蘊含的對本土文化資源的借鑒,使幻想小說呈現出獨特的審美特質,巫楚文化、古老神話傳說的魅力在兒童幻想小說中得以復歸。在“妖怪”身上寄托的關于成人與兒童關系、兒童與教育的關系、人與自然關系的思考,使兒童幻想小說的文化意蘊得以拓展。
            當然,中國當代兒童幻想小說創作也存在很多不足之處。當某種類型的“妖怪”得到市場肯定后,諸多作家對此進行模仿,塑造了大量相似“妖怪”形象,這種重復扼殺了作家探索創新的熱情,從而又加劇了“妖怪”形象的單調性。在“妖怪”形象塑造過程中對幻想細節的忽略,讓“妖怪”的變身、魔法,以及妖怪世界的幻想魅力大大降低。由于本土幻想資源具有片段性、孤立性的特點,存在利用難度高的問題,很多作家選擇忽視本土幻想資源,在一味地粗淺模仿西方幻想文學創作中迷失方向。兒童幻想小說中的“妖怪”大多還是遵循西方的“妖怪”譜系,“妖怪”形象的本土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當代兒童文學作家應該不斷地激發自己的想象力,努力喚醒中國傳統幻想資源的精神氣韻,吸收西方幻想資源適合本國創作的部分,結合當代文化資源、與時俱進、不斷創新,塑造出更具情感、更有思想深度、更有文化意蘊的“妖怪”形象。
            參考文獻(略)

            日本videos护士有奶水,六月婷婷久香在线视频,三级特黄60分钟在线播放,欧美肥胖老太bbw 网站地图